NFT投资,是在垃圾堆里淘金?

NFT投资,是在垃圾堆里淘金?

作者| 袁剑文 Loot类NFT大火之后,大量仿盘开始跟风铸造毫无价值的NFT。即使是专业投资人,要在海量NFT中找出存在价值潜力的标的同样困难重重。Loot这个词可以直译为“掠夺”,在游戏圈特指玩家获得的战利品。Loot 由 Dom Hoffman 创建,他以创建视频共享平台 Vine 而闻名。每个Loot NFT都是冒险游戏中常见宝物的文字列表,例如“钛合金戒指“和“皮腰带”。正在opensea出售的一份Loot NFT, 其标价为6ETH随着Loot价格的不断上升,不少仿Loot项目开始出现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Bloot和Mloot。根据01区块链的不完全统计,目前市场上的仿Loot类项目已经超过50个。和Loot一样,这些项目最开始不是NFT成品,而是需要用户花Gas费通过智能合约“铸造”。铸造出来的NFT在视觉上是极其简单粗暴的文字TXT和空白背景。内容来源:opensea,零壹智库表格中是01区块链统计的部分人气较高的仿Loot项目名称,不难看出有些名称非常相似,甚至只有大小写上的区别。这些项目正在大规模铸造NFT,并以极低的价格出售,同时其项目命名还具有一定的迷惑性,一些Loot收藏家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到了仿盘铸造的NFT。16世纪,海上马车夫荷兰爆发了史上著名的郁金香泡沫。郁金香作为一种不易保存的农产品,价格一度超过黄金,其中除了炒作因素外,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符号,即郁金香代表着财富和地位。现在的NFT与曾经爆火的荷兰郁金香颇为相似,都代表了某种文化符号,并且发展路径高度一致。起初郁金香只在花卉爱好者和植物科研人员圈子中流行,随后逐渐破圈成为大众爱好,接着投机者和热钱涌入,不断推升郁金香的价格。NFT起初仅仅在区块链极客和收藏界有一定影响力,如早期的“CryptoKitties”,虽然有大量相关报道,但普通大众对此并不感兴趣。随着NFT在全球现象级爆火,同时诸多大佬相继购入并且不断涌现其衍生品,NFT逐渐破圈。相较于郁金香的破圈,NFT的速度不可谓不快。2021年4月才诞生的无聊猿猴(Bored Ape Yacht Club)因为善于利用社群力量而迅速成为头像NFT界仅次于CryptoPunks的顶级资产。和CryptoPunks不同,Bored Ape Yacht Club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商业权利都授予给NFT收藏者,这激发了收藏者社群极大的共创热情。Bored Apes收藏者们已经基于他们的Apes创造了杂志、动画、小说、滑板系列、手工啤酒品牌和服装品牌等等。Bored Apes的收藏者们彼此之间有很高的认同感,所以会支持彼此创造的内容或产品。Bored Apes的创始人Goner对此抱着非常支持的态度:“任何收藏者创造的东西都在增强我们的品牌”。在国内,6月23日支付宝开始售卖付款码NFT,并迅速售罄。支付宝付款码NFT投机者也开始关注NFT。支付宝收款码NFT曾在咸鱼炒出10万元的高价,随后被下架。部分NFT交易平台在开售新的NFT时甚至出现服务器瘫痪的情况,抢购NFT的人群中有多少是爱好者已经不得而知。《十三邀》音乐NFT继支付宝之后,腾讯于8月1日上线了NFT交易软件“幻核App”,并限量发售了300枚《十三邀》NFT。这是国内首个尝试将NFT与数字音乐相结合的产品,很快被抢购一空,并从发售时的18元一度被炒到20万元。仿Loot类项目正在批量铸造低质量NFT。Mloot创始人制定了每年铸造25万枚左右NFT的计划。这些NFT从艺术角度看没有任何价值,大多由纯色背景和无意义字符组成,但却在市场上以高价成交。Loot 项目创始人Dom Hofmann发推称“我更喜欢合成 Loot,当然只是供大家选择。“Mloot铸造的NFT目前Mloot正在空投大约20万个NFT,用户只需要支付一点点gas费就可以免费获得Mloot。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,大量新鲜出炉的Mloot开始公开叫卖,地板价已经跌破0.01ETH,在售数量更是达到了11.35万个,也就是说有近6成的空投并没有得到用户的认可,用户在获得空投后在很短时间内就上架交易平台以期变现。Bloot平台则在这些NFT底部用小字标出了“Bloot is basically worthless.”(“Bloot基本没有价值”),但这样一副毫无意义的NFT仍然在近期以0.4ETH的价格成交,并且被标上了2ETH的高价。像这样批量铸造的NFT在仿loot平台大规模出现。Bloot在售NFT这种现象并不是第一次出现。早在2000年之前,国内曾出现一批来路不明的“大师”,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。不少“大师”甚至公开创作“鬼画符”作品,随手绘制一些毫无艺术价值的图案并高价出售。当时也有少部分名人为大师们站台和宣传,吸引大量不明真相的收藏爱好者和群众参与虚假艺术品交易,这与现在火热的NFT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从技术角度来看,铸造NFT的技术门槛与难度很低,发行商可以批量生产。铸造出的NFT确实具有独一无二和不可分割的特性,但在现实世界也同样存在“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”这样的现象,众所周知,普通的树叶是几乎不具备任何投资与收藏价值的。另外,仿盘的仿盘也开始涌现。在交易平台上,已经出现了与Mloot和Bloot名字相似的仿仿盘,这些项目大量生产了类似的NFT,并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出售。收藏家与爱好者在购买NFT时不得不仔细分辨。从金融角度看,铸造NFT及其仿盘会大量增加市场上的供给量。纯文字loot类NFT刚刚发行时,由于市场上从未出现过,再加上供给量受限导致价格一路上升,少部分NFT在爱好者圈子中也确实存在稀缺性。但在仿盘刮起铸造风之后,大量NFT涌入市场,相当于一次供给侧调整。尤其是形形色色的铸造NFT背后代表的文化符号并不清晰时,市场反应的冷淡是不可避免的。不过,市场上也不乏“铸造NFT正在实现NFT人手一份的美好愿景”的高情商言论。“人是健忘的”。2017年前后大量空气币ICO,并迅速破发,不少投资者家破人亡其中不乏专业风险投资人。币安CEO赵长鹏曾表示,“绝大多数专业风险投资人并不会做得比散户更好”。现在NFT市场面临着相似的局面,一方面艺术家与创作者在不断产出具有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的优质NFT,另一方面一些项目方批量铸造低质量的NFT,更有甚者直接剽窃原作进行简单二创后公开发售,这造成了市场中稂莠不齐、鱼目混珠的混乱局面。另外,NFT的艺术表现及其文化符号与传统收藏品及文化产品有很大的不同,这使得现有的价值评估方法可能不适用于NFT,进而导致了即使是专业艺术鉴赏家也可能出现“阴沟翻船”的情况。从投资角度看,NFT是一种门槛很高的金融产品,如果想要持续在NFT市场中获利至少需要有一定的艺术鉴赏能力、文化理解力以判断其未来的价格趋势,而这些在数字货币投资中往往是不需要的。在空气币大规模ICO的时期也不乏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成功孵化,这些项目空投的代币也为其投资人带来了百倍级的回报率。NFT投资具有和ICO时相似的特性,一旦成功将能获得极高的回报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在数量众多的空气币与垃圾NFT中辨识出具有投资价值的标的,与其说是投资,不如说是在垃圾堆里淘金。